“一生就做好這一件事”,他堅持43年在農村辦了個圖書館

www.tbet88.com

2018-10-04

  新華社福州11月14日電題:“一生就做好這一件事”,他堅持43年在農村辦了個圖書館  新華社“中國網事”記者閆珺岩 劉娟  距離最初辦起免費圖書館的時間▓,已經過去了43年。

  1974年夏天▓,劉石江還是個18歲的青年,剛剛從縣城的高中畢業回到農村,意氣風發地辦起了一個“煤油燈下的圖書館”,把村民們從牌桌上聚集到了煤油燈下讀書。

  如今,劉石江已年過六旬,鬢發斑白的他和妻子一起“留守”在村子裏▓,為有需要的老人▓、孩子們固守著一間藏書7000余冊的圖書館。

  劉石江打定了主意“一生就做好這一件事”,他的堅守打動了網友,引起了媒體關注▓,面對慕名而來的讀者▓,劉石江説:“我的生命已融入圖書館▓▓,不管面臨什麼困難,我都會一如既往地辦下去。 ”  身在鄉野 心向“明月”  去往福建壽寧縣竹管村的路彎彎曲曲,盤山而上。 劉石江的圖書館就深藏在這海拔600米的群山之中▓,山上的雲霧籠罩著低矮的土木瓦房▓,貧窮也像雲霧一樣,困擾著這裏的人們。   物質的匱乏,帶來的是精神的匱乏。 農閒時▓,村民們除了打牌▓▓,鮮有別的娛樂方式▓▓。

劉石江家的農舍,成了填補村民們精神需求的“高地”,閱讀之風在此興起。

  見到劉石江時,他正和妻子忙著整理書籍,身材不高的他幾乎“淹沒”在書堆裏▓。   劉石江家二層小樓的六間房裏,有三間裝滿了書▓。

書架上不僅有農業技術書▓,也擺放著《二十四史精華》《三言兩拍》等文史經典▓。   “書能讓人長智明理,無論對城市人還是村裏人來説都一樣重要。

不同的是,大城市裏要讀到書很容易,但在農村接觸書的渠道就少一些。

”劉石江感嘆,鄉村太需要圖書館了!  劉石江會木工,靠著這項技能攢下了一些家業▓,他建起了鄉裏的第一座兩層磚混樓房。

鄉親們好奇地問他從哪兒學的,他掏出幾本專業書説,“就靠這個。 ”村民們循著他的法子開始跟著書“自習”▓,把農業種植等技能提高了一個檔次▓。   還有不少貧困戶常到他的圖書館,尋思著能不能從書裏找到一些致富的方法,劉石江都會熱情地向他們推薦茶葉種植等實用書籍。 一些貧困戶依靠科學種茶,逐漸脫貧。   劉石江家也種茶,現在圖書館的日常運營都靠著夫妻倆每年2萬元的茶葉收入在維持。 妻子柳德聲不識字,一起幹農活“養活”這份事業,一雙手因為採茶而長滿老繭。   “口袋裏只要有幾塊錢,都會被他拿走去買書,一件漂亮衣服也沒給我買過▓。 ”妻子忍不住抱怨▓,“但孩子們總勸我説劉石江做的是有意義的善事,是值得的。 ”  雖有抱怨,但圖書館只要有人來,柳德聲還是會熱情地倒上一杯熱茶,臉上挂滿笑容。

  “要不是妻子支持▓,我也堅持不下來。 ”劉石江面帶歉意,他特意找出了兩人結婚時的照片,照片裏兩個年輕人面對未來滿懷憧憬。   生活總有許多變化 讓他歷經波折  如果沒有開圖書館▓,劉石江可能會是另一種人生▓。   1979年高考前,有人喊劉石江一起去,可那時圖書館已成立五年,劉石江離不開▓。

  “人啊▓,有了牽挂▓,就走不了了。 ”劉石江説,“我要是走了,大家精神寄托的地方就沒了▓▓。

”  劉石江放棄了高考▓,但命運沒有放棄對他的考驗,他先後從事過木工、養殖戶、司機等工作,一切努力都是為了讓圖書館能一直開下去。   最初,為了買書,身無分文的他在父親的同意下,將家中僅有的一頭豬賣了▓▓,又向生産隊借了400元,才換回了1000多冊書和一些書屋用的桌椅。 這筆債務,他足足幹了五年的活才還清▓▓。

  原本靠著政府發放的每月15元補貼,圖書館運營還算順利,但1979年之後,補貼取消了▓,劉石江開始了賺錢養圖書館的漫漫長路。   為了維持圖書館的運營,劉石江自學木工,做木凳、木床來賣錢。 1988年,他手頭攢下1萬多元,次年建起鄉裏第一座兩層磚混樓房,沿街的店面本可以經營小賣部▓,但他還是堅持辟為農家圖書館,免費開放。   “生活總有許多變化▓▓,讓我經歷波折。 ”劉石江説。

1989年,劉石江將圖書館交給妻子打理,到縣城辦起養雞場,卻以虧本告終▓,劉石江瀕臨破産。

  關掉養雞場回到家後▓,劉石江手頭只剩下了5000元,“再虧了怎麼辦▓?”劉石江心想,“還是全投入到圖書館裏吧,這比較值得。

”  他想讓圖書館一直開下去  回憶起往事▓,他對家人還是心懷歉疚▓。 那時候小女兒出生▓▓,生活壓力陡增▓▓,“如果關掉圖書館,兩個人都出去做生意的話▓,生活可以過得很好的。

”  但他還是放不下。   在極其困難的情況下,劉石江借錢考駕照▓,先後給人當過司機▓,搞過客運,跑過貨物運輸▓。

  “這是一段艱辛的往事。 ”劉石江説,曾經有人勸過他以這項公益事業進行募捐,他舉棋不定▓,猶豫著不肯走這一步,因為一直以來,對于他辦圖書館不盈利這件事,村民們是不太理解的,還有人在背後議論他“肯定有什麼目的”。   “2000年到2002年是最困難的時候,因為那時候不像現在有網絡▓,大家對書的需求比現在大很多,每天圖書館都擠滿了人,書不夠讀,又常常丟書。 那時▓,我貨車也不開了,想多買一點書也沒辦法▓。 ”劉石江回憶,他只能去向縣文化局申請募捐,很快得到支持。

  劉石江拿出一本用塑料紙精心包好的賬目簿,上面清清楚楚地記錄著收到的每一筆捐款,一共募集到接近3萬元資金,“這是大家對我的支持,我心存感激。

”劉石江手捧著賬簿説。   43年來,投入的錢已經數不清了,“估計有幾十萬吧▓,但是我覺得很值。 ”  “哪一天我走了,我要把圖書館捐出來▓,讓它一直開下去。

”劉石江説。

+1▓。